追蹤
佛光山抄經堂
關於部落格
佛光山抄經堂乃佛光山三個修持中心之一,設立於一九九四年。其設立目的除了提供廣大信衆及來山遊客一處修心養性、深入經藏、增長智慧之多功能修持殿堂。

佛陀紀念館本館裡的玉佛殿,供奉佛陀真身舍利,佛光山特別將玉佛殿規劃成抄經堂,讓民眾能夠在殿內抄經修持,開啟智慧。
  • 5398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寫作

 夏天,我都在佛光山。

 山裡的日子有永恆的希望、喜悅和平靜,我一直都在活動中「活著」,熱鬧地、歡喜地體會人間佛教的美好,偶爾,也會想:當一切都靜了下來,會是什麼感覺?八月,在文字裡,終於如實地感受安靜的力量。

 每天早晨聽板聲起床,搭衣隨大眾上早課、用早齋,回寮抽衣後整理好自己,步行至如來殿,輕輕推開木門,走到辦公區前,向 師父上人的法相問訊,然後開始與文字對話的「功課」。這是盛夏裡,我每日的生活。

 時光在與文字的交流、參學裡飛逝,二十天的學習宛如一寐。我從來沒有想過,能夠走進這個神秘的地方,更別提在這裡停留、甚至成為其中之一。門上懸掛著的木牌寫著這裡的名字「文化院」,樸素而撼動。每一次進門前,我總會多看一眼,然後期許自己,要在文字裡禮敬、安住,即便是一字一句,都是修行。

 父母常說,我生來就有「福報」。是的,千禧年人間福報創刊,父母為五個月大的我寫了一份訂單,從此,它就是我的芭比娃娃、泰迪熊、玩具車…,填滿我對世界所有的好奇與渴望。我每一天都翻報紙,但永遠只有兩個版面:奇人妙事和少年天地,和大部分的孩子一樣,喜好彩色圖片和少少的、有注音的字。這樣的事情天天在發生,一直持續到五年前的某天,我在一個陌生的版面,看到了一個名為「夢遊記」的專欄,有段話是這樣的:

當我們一起讀經,天雨曼陀妙華,隨我們的心與眼紛紛而落。當我們語言道盡,無能去細說人世的荒涼時,請你安靜的讀經,一字一句,一行一頁,經文如日光融解你受寒的心情,如慈母理解你身心承載的悲愁與遺憾。

 出乎意料的,作者竟是法師。在那個渾然不知「文學」為何物的年紀,我不懂法師為什麼說這些,我只是開始想:原來,我常常合掌相對的那尊佛,乃至見面都要說「阿彌陀佛」的法師,也可以這麼浪漫地、溫暖地給人幸福。那是我第一次「遇見」滿濟法師,我不太懂,但很喜歡。

 也許是自此結下文字緣,之後有機會為自己選書,站在琳瑯滿目的書櫃前一手拿漫畫版高僧傳、一手拿《極樂世界的地址》,猶豫了約半個鐘頭,心裡一陣天人交戰─愛看漫畫的小小孩與力求增進閱讀素養的小孩相互合十作禮之後─我為自己選了後者。

 十歲出頭,並沒有真的這麼「上進」,小小女孩的抉擇無關生死,為的只是作者欄熟悉的名字,只是簡介裡那特別的故事:「集聰明和笨拙於一身,聰明在於六歲就會翻字典,上學後,懂得在作業本上的名字,把筆劃太多的字改成簡體字,下場是,被老師罰寫整整二頁的「鳳」字。」為的只是封面美麗的七色虹彩。

 之後意外闖入寫作的世界,我像是個在馬路上撿到鉛筆,歡欣地在紙上興奮塗鴉的孩子,關於寫作,我不太懂其中堂奧,但我想要把快樂的記憶留下來,與來不及參與的朋友分享。我自覺沒有美好的彩筆,但有一顆容易感動的心,每一次被震撼、被觸動、被疼愛,哭了或笑了的時刻,毫不猶豫地我都想寫,只為了感謝世界美好的給予。

 「世界不只對你微笑,而是你擁有善美的心和眼,宇宙將全力守護你的夢想!」十三歲的夏天,我真的見到了傳說中的滿濟法師,小粉絲害羞靦腆一句話說不出來,而當時法師溫暖的照拂,以及他帶來的「宇宙的祝福」卻留在了心底,我開始相信自己的筆、相信自己的心。

 從此,我踏上了一場名叫「分享」的旅程,佛光山轄下設置的所有文化出版品,都是我的驛站,他們許我一步一步地前行,也許緩慢但踏實。每一個版面都是我的佛堂,我願以心香為祝禮,以文字為供養,禮敬世間每一份因緣,願人人都能仰仗佛法燈火,在風雨中安穩方向。

 三個月前一天參加法會,一位婆婆拉住我的手,激動地問:什麼時候還會再寫?還來不及反應,「謝謝妳的文筆,讓我感動,佛法真好!」婆婆的話如擲湖之石,激起了心裡無止盡的感謝,一路走來的豐盈幸福,歷歷在目。

 寫作的路有點如履薄冰、有點誠惶誠恐,但我一直都不是孤單的,也不曾感到寂寞,因為我的前方始終有一群菩薩,他們化身法師、化身父母、化身佛光爸媽,總是願意以溢美之讚,澆灌我仍然淺薄粗糙的文筆;總是不吝以溫暖的大手,繼續牽引著依舊年幼的我勇敢前行。

 寫作始終是我的親教師,它教我:佛法在恭敬中求,只有真心誠意的放開六根,毫無懸念的去感受、思考、學習,才是最靠近佛、最靠近 師父上人的時候,佛心不遠它求,靈山塔坐落心中。

 有人說,為什麼「他們」的筆下,每一件事情都看起來如此的溫柔?我想,這應該就是發心以文供眾的人們,最美麗的能力吧!把平凡的事情變得不平凡,不是賦予,而是為他找出原本俱足的美好意義。就像佛法,一直都在。

 自燈明,法燈明。當我再次讀到佛陀在恆河弘化的故事,想著,其實我也如周利槃陀伽平凡,但因為有佛的指引,在正法裡獲知了一點法寶真理,寫作就是我的掃把,努力地「掃塵除垢」,一路如實地灑掃拂塵,心地,似乎開始透著微光了。

 星雲大師說:「發心寫文章,文章就能載道。」學習寫作邁入第五年,其實並不是我寫了什麼去分享,而是我因為寫作,能夠恭聞印度佛陀的人間法義,能夠見證世間菩薩的萬種放光,能夠沐浴大德高僧的千手護持、千眼照見,在這一場名為娑婆的長途旅行,以佛法為方向,安步前行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