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抄經堂
關於部落格
佛光山抄經堂乃佛光山三個修持中心之一,設立於一九九四年。其設立目的除了提供廣大信衆及來山遊客一處修心養性、深入經藏、增長智慧之多功能修持殿堂。

佛陀紀念館本館裡的玉佛殿,供奉佛陀真身舍利,佛光山特別將玉佛殿規劃成抄經堂,讓民眾能夠在殿內抄經修持,開啟智慧。
  • 5256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翻譯

 「不早了,該回寮休息囉!」 午夜時分,空氣裡安靜地只有達達的鍵盤聲,對面座位的法師走到我身邊,輕聲提醒。我從稿件中回神─赫然發現已是深夜,而辦公室裡不論義工或是法師,竟都沒有半點倦容,我看著手上的中英文對照書稿,突然明白─其實我正置身人間佛教的譯經場,這裡的人們以生命投注其中,以外語作為橋梁、為基石,盼望為正信佛法的弘傳略盡心意。

 意猶未盡地,抱著文件準備回寮,經過大廳我向 師父上人的銅像問訊,深夜裡青褐色的塑像彷彿在放光,這些日子在研究院的感動一一浮現。
 每個沉默的夜晚,在電腦前、在校樣前、在會議桌,總有他們奮鬥努力的身影,用心照顧每一字、每一句,心念所及都希望方便眾生聞法。我在那些「繫念」裡,想起 師父一生「永不言倦」原來,眼前的點滴,是一尊尊化身法師的佛,對於世界最美麗的祝福。 -
 從小,我對於兩件事情從不拒絕,一是所有與「佛」相關的行事,而另一則是我十一歲才背齊的二十六個英文字母。
 小時候對於西方國家的印象,來自金髮碧眼、服裝時尚的芭比娃娃和父母精選的雙語繪本,即便當時一句也沒看懂,但對於「外語」卻著實有著一番嚮往。風行扮家家酒的幼兒時期,我的場景和職業貫徹始終:抱著半個字不識的圖畫書,呼嚕呼嚕地當起毫無文法的「英文」老師。比起真的懂些什麼,兒時的外語夢給予我的是一段美好的憧憬。
 而對於英文最真實的認識,是在佛光山上。每年仲夏時節,會有千位來自四面八方的菁英青年來到台灣,參加「國際青年生命禪學營」,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心繫青年,總會在百忙中撥冗接心。
 充滿智慧和慈悲的法語,澆灌著全球五大洲數十個國家、數百所大專院校的年輕生命,世界一家的地球村很歡喜,而最令我驚豔的,是大師身邊那位年輕、穩健的英文即席翻譯—妙光法師。之後兩個小時的講演裡,我都忙碌無比─揣著筆埋頭拚命做筆記─想著抄下板書上每一句英文,想著自己也要那麼厲害。
 滿心的渴慕,那是我第一次遇見妙光法師,第一次親聞「翻譯」,第一次體會語言的力量:禪心始終如一,而語言卻是弘法不可少的因緣。
 兩年後一次特別的機會,我去了一趟菲律賓。以公益為名的旅行,卻真真切切給我了許多珍貴的「禮物」。當時穿越颱風、獨自過安檢和海關後,入境菲律賓的第一天,一切的緊張和怯弱,都在佛陀慈和的容顏裡融化,而關於國際弘法的嚮往,在長衫飄然裡逐漸踏實。
 起初,我每天都講不超過十句話,面對當地菲籍義工的熱情招呼,我只能以笑容回應。天天看著法師以福建話、英語、菲律賓話、甚至是比手畫腳,毫無障礙的與義工和職事分工合作,反觀自己的啞然,總會深生慚愧。
 然而在一場又一場的活動裡,接觸了數以百計的信眾之後,竟慢慢地能夠勇敢─嘗試著表達、努力地分享。我依舊是羞澀的,但心裡那道門已悄然開啟,我暗自期許自己,也要努力、給人更多聞法的因緣。 -
 回國後再次回到佛光山,晨鐘暮鼓的生活很安逸,直到收到妙光法師的訊息:有空來研究院幫忙整理資料吧!從此每一個夜晚,都是我外語夢的實踐。感謝師長給予因緣,從來也沒有想過,淺薄無比的自己也能夠在這個神聖的地方,努力地學習、甚至做些什麼。
 而後從那個夏天開始,我的生活裡多了許多「對話框」,時常替換語言、交換邏輯,也時時提醒著自己:善護純摯的初心,不忘以語言護法的心願。
 星雲大師說:「人間的佛陀,不捨棄一個眾生,因為人人有佛性;人間的佛教,不捨棄一點世法,因為真理滿人間。」當我讀到東晉譯師鳩摩羅什大師的故事,突然想起,千百年後的佛光山上,也有一群佛子,努力著要以外語為燈火,在西洋和東方都為眾生照亮幸福的未來。
 如果世界是一個譯經場,那麼翻譯就是以語言拂去塵埃,讓普世的佛心同樣發光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