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抄經堂
關於部落格
佛光山抄經堂乃佛光山三個修持中心之一,設立於一九九四年。其設立目的除了提供廣大信衆及來山遊客一處修心養性、深入經藏、增長智慧之多功能修持殿堂。

佛陀紀念館本館裡的玉佛殿,供奉佛陀真身舍利,佛光山特別將玉佛殿規劃成抄經堂,讓民眾能夠在殿內抄經修持,開啟智慧。
  • 5256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法華寺血雕的心塔(上)


 千秋一鏡胡漢月,萬古九重大同天。

 馮驥才和韓美林先生同聲驚歎大同為「中國古代雕塑藝術之都」,大同遂被中國文聯命名為「中國雕塑之都」。

 名作家聶還貴特意撰文〈大同——古代雕塑藝術之都〉,以釋其詳:「大同古代雕塑藝術在恢宏的發展中,兀然崛起三座奇絕的高峰。第一座高峰『橫空出世莽崑崙』,當屬雲岡石窟造像;第二座高峰『金壁嚴麗煥如新』,應為遼金塑像;第三座高峰『飛天躍海逗春雨』,自是明朝龍壁琉璃彩塑。」可謂高人高論,一槌定音。聶文二○一○年初首發於《大同日報》,後被多家報刊轉載,並被收入《語文地圖·駿馬秋風塞上》(江蘇教育出版社二○一○年六月版)、二○一一年第五期《新語文學習·高中版》等多種教輔讀物 。

 然,大同雕塑藝術有沒有出現第四座高峰呢?有的。這就是供奉陳列於大同法華寺,被大德高僧讚為「藝以弘道」、「毫端舍利」的四座血書經塔——《法華經》塔、《楞嚴經》塔、《金剛經》塔和《無量壽經》塔。

 所不同的是,前三座藝術高峰,或山體石雕,或泥塑彩繪,或琉璃壘砌,均為實物雕塑而成;法華寺血書經塔,則為心雕血塑——以文字作磚石、刺身血為墨汁,用心雕寫而成的血經佛塔,更顯其稀有和珍貴!用佛家語言來講,前三者可稱之為「色法」(色在佛教裏主要指物質,而不是顏色,更非色欲);後者顯然是塔有形、字有痕、血有色、心無相之「心法」,是故我們將法華寺血經四塔稱作「血書心塔」或「血塑心塔」、「血雕心塔」,亦無絲毫牽強。

 書法藝術,在僧人的世界中,被理解為一種生活和修行方式。寫經,在早期敦煌文獻中有比較明顯的呈現,而後世寫經亦是層出不窮。現存有年代可查的最早的寫經本,是前趙麟嘉五年(西元三二○年)抄寫的《維摩經》,現藏於上海圖書館。

 《中國古籍善本總目》中列出館藏歷代僧人寫經有百餘件,大多被列為一級文物,均為歷代高僧之心血力作,其中相當部分為刺血書寫,如蘇州西園寺藏元至正二十五年(一三六五)善繼法師血書近七十萬字的八十卷《大方廣佛華嚴經》。

 關於刺血寫經的佛典記載,《華嚴經.普賢菩薩行願品》講,佛在因地中「剝皮為紙、刺血為墨,書寫經典,集如須彌」,歷代高僧刺血寫經,是為明心志,是虔誠供佛的體現;不是書法本身,而是心。

 寫經與其被稱為書法,不如被稱為心法:寫經是一種靜心、清心、攝心、調心、修心、息心的特殊方法,是一種殊勝的安心法門。

 故在俗弄墨多作書法,在僧揮毫常為法書,如隋之智永、唐之懷素、宋之佛印、元之溥光、明之八大山人、清之石濤、近之弘一、今之雪菴。

 啟功先生更有如是《論書絕句》:「憨山清後破山明,五百年來見幾曾。筆法晉唐原莫二,當機文董不如僧。」首句指明末清初高僧憨山德清、破山海明,末句指明代書法大家文徵明、董其昌。也正因此,我們看到的僧人寫經,尤其是刺血寫成的血經,滿紙恭敬,如睹真容,令人頓感清淨莊嚴;而血書經塔,又為眾多血經中之珊瑚木難、海珠沙金,難得稀有,彌足珍貴。

 大同雕塑藝術的第四座高峰,由法華寺住持萬德法師刺血書就。

 萬德法師字性空,號雪菴,垂髫臨帖,弱冠剃染,曾就讀於中國美術學院,專攻中國畫和書法。法師自幼浸淫於佛學,並酷愛國學、兼通儒俗,於大乘佛教經典修學,對中國傳統文化研究頗有造詣,博古融今藝以弘道,詩文書畫無所不工。其書畫作品繼承傳統文人風格而自成面貌,刪繁就簡,寧謐疏淡,清雅雋潤,韻味高古,不失為禪林臻品。

 法師研磨三十年,合筆與禪為一致,深悟翰墨三昧,其筆墨說法得教外別傳之旨;更於點畫之間究竟精妙,借筆澄心、即墨演法:畫則落紙煙雲,書則毫端舍利,詩則墨吐蓮華,文則禪心雕龍。其墨寶所傳達給我們的,除了藝術之神韻和美的享受,更有修行之真諦和心的力量。

 萬德法師與雲中古城宿植因緣,二○○五年法師於大同城西覓得一僻靜之所,名之曰華藏精舍,掩關三年以翰墨作佛事,用心血塑經塔。


 其間,法師素食簡服,淨心靜穆,刺血為墨,以字作石,一畫一字,三易寒暑,書就塔經四部,總用血量高達七千毫升,超過其體內的血液總量。在寫經過程中,為使血書字跡保持本色而不被氧化變黑,法師為法忘軀,三年中飲食堅持鹽分零攝入。

資料來源: 人間福報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